趣忆端午
作者:王转平    时间:2019-06-04    点击量:373    
分享到:

端午节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它的存在见证着中国两千多年深厚的文化底蕴与中国人民坚守的精神。

在陕北农村,每逢端午节来临之际,几乎家家户户包粽子、吃粽子,似乎只有粽子才能留住对每一个端午节的回忆。

小时候,很期待过端午,因为做小本生意的父母即使奔波在外也会归来,一则为了过节,为小孩子们解解馋,二则到了给庄稼锄草的时节。小孩儿当然注重的是前者。当时的粽子是用陕北特有的农作物——软糜子做为主要材质,随着条件的变好,后来糯米代替了软糜子,红枣仍是点缀品。粽叶将糯米与红枣包裹成三角状,马莲草将其绑扎牢固是个大家庭人家,记忆中,每年母亲都要包两水桶粽子。哥哥姐姐上学去了,我跟弟弟喜欢粘在母亲身边,时而捣乱学习如何包,时而问母亲啥时能下锅,偶尔也会心疼母亲累。印象中,母亲每次包粽子都干劲十足,笑容满面,似乎永远不知疲倦。越长大越能理解母亲,为了最重要的人,虽累乐,更多的是幸福。看着母亲把包好的粽子放入大锅里,然后在上边压块石板瓮盖(以保证粽子的完整性),接着倒凉水直至没过瓮盖一些,最后开火煮。煮粽子的过程中,我跟弟弟像小馋猫一样一遍遍的问母亲,啥时熟?快熟没?肚子也很配合的开始了独特的交响曲。母亲告诉:凡事都得有个过程,得耐心的等待。贪玩是孩子的天性,孩提时的总是抗拒不了大朋友的"诱惑",只要他们一呼唤,准风一般的追随,感觉能跟大朋友们在一块玩,那是无上的荣耀。嘻嘻……然后,然后就流连忘返了,直到听到母亲的召唤声,才意识到玩时把美食——粽子抛到九霄云外了。三步并作两步欢乐的像小鸟一样飞奔回去,煮熟的粽子已被妈妈用凉水冰好了。用手剥开墨绿色的粽叶,只见洁白如玉的珍珠团儿里镶嵌着几颗深红色的玛瑙枣,时不时的散发出淡雅的粽叶清香,咬一口,真是甜而不腻,黏黏而爽口。待一个个粽子下肚,的脸活脱脱变成了花猫。母亲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早已在一旁备好了一盆温水,待吃畅快了,洗手、抹嘴。

现如今,大家的生活越过越好,粽子的口味多种多样,形状百变。我仍对红枣口味的粽子情有独钟。上周,妈妈告诉我粽子包好了,其实我知道她想我了,只是她总尽量不提及,害怕影响上班,害怕自责不能她一块过节。正如我想吃粽子,其实我是想老娘了。面对巍巍高山,我拼命的仰头再仰头……很揪心。昨接了婆婆的电话,她很贴心的告诉我,粽子包好了,用陕南特有的槲叶包的,知道我俩一时半会回不来,在冰柜里给存了些,被亲人牵挂、惦念,暖心!

    好多时候喜欢一种味道,一种食物,大多时候是因为它带给了别样的情怀!是思念,是幸福!